紫砂壶开壶如何开
紫砂壶开壶,紫砂壶如何开壶

史福棠《雨打芭蕉》:韵味之选 自道久远

史福棠《雨打芭蕉》:韵味之选 自道久远
 
   自古诗人情爱芭蕉,细雨点染,更添余情。李煜慨叹河山,怅心中悲痛,一落思愁直下纸端,一曲“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携相思之愁绵延数载。身如飘萍的李清照,处异乡而忆往昔,见那雨打芭蕉也不免几分清愁,“窗前谁种芭蕉树?”“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惹凄凉悲音浸上心头。宜兴才子蒋捷则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的感慨,那年年又绿的芭蕉,或许才是世间恒久的使者。吴文英更是直言,“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雨打芭蕉,纵是平常之景,却别有一番滋味。小雨淅淅沥沥,滴落芭蕉,韵韵有声。蕉叶逐渐舒展,仿佛绿扇相迎。心愁之人,看那包裹的蕉心,只道是万千愁绪化一处,舒展也不益。而相思之人,触此景,闻雨声,心中涟漪荡漾,情意绵绵。这盛满水的叶子,载着情思,透着绿意,道是无情却有情!
 
   这无疑是一幅扣人心弦的自然画卷,醉了心意,也醉了艺术家触景生情的才情。壶艺师范建中据此创作的《雨打芭蕉壶》,而在史福棠老师手里却也别有一番韵味。在五彩锦砂的神奇效果中,将朴实清新演绎的淋漓精致,雨打芭蕉淅沥活泼,极富南国情趣。
 
   此壶平淡中不失意蕴。雨滴似的壶钮,坠落而下,滴打在芭蕉叶上,泛起涟漪,而又自成壶盖,浑然天成,意境尽出。此时的蕉叶也似喝足了水分,叶脉疏起,叶柄弯曲,乍一看,竟形成了隆起的壶嘴和别致的壶把,好生奇妙!屏息一番,那雨水与蕉叶的敲击声,似乎早已响在耳畔,自然而又清新。
 
   渐渐你会为其所吸引。那么的富有韵味、那么的精巧有致。它的色彩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彩砂铺饰的壶嘴、壶把、盖钮,加上泥色的点缀,似一缕花香,沁人心扉。放眼望去,它又好似涌浪,翻滚向前;又似卷云,逐渐舒展,又或许它只是大海中的一枚海螺,倾听大海的声音。
 
   静听——这雨打芭蕉!天籁之音鸣奏,五彩之色配乐。它美丽,却不夸饰;定格于此,却又跃然眼前。也许,我们正如诗人般畅想它的生命,倾听它的声音。而它,只是一把壶,却是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