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开壶如何开
紫砂壶开壶,紫砂壶如何开壶

两只-世博壶-的邂逅 相隔近百年奇遇在上海

两只"世博壶"的邂逅 相隔近百年奇遇在上海
 
   两把相隔94年世博壶——1915年参加巴拿马世界展览会的梅桩壶和2010年上海世博壶的奇遇,将给我们讲述一个百年世博故事。
 
   梅桩壶的世博渊源
 
   1915年在巴拿马世界展览会上中国馆的展品可谓是惊艳全场,来自宜兴的梅桩壶更是众多展品中的一大亮点,神奇的紫砂、独特的造型、精湛的工艺让前来参观的观众惊叹不已。然而因为当时处于民国动荡时期,大多数参展展品并没有跟着世博会的结束而运送回国。时局的不稳导致绝大多数的展品流失海外,只有极少数的展品运回了海内。
 
   从1915年到2009年,94年已恍然过去。在这近百年里,中国经历太多的变迁。在94年前的巴拿马世博会参展过的梅桩壶又会有怎样的命运呢?
 
   当年民国政府为了让紫砂壶参加巴拿马世界展览会,集聚了宜兴的紫砂制壶巨匠制作世博会参展的紫砂壶。其中就有这把梅桩壶。从梅桩壶的壶底和壶盖上的题名来看,这把梅桩壶是由当时宜兴一处叫“护封”商号里的一位姓张的师傅所制。当这把梅桩壶踏上参展之路时,也就注定了它的灿烂和流离失所的宿命。
 
   巴拿马展览会结束后,大多数展品都流失在国外,只有极少数的展品被运送回国。这把展出的梅桩壶也算是幸运儿被运送回国。但当时海内时局动荡,被运送回国的展品并未妥善保留。有的在动荡的岁月中毁坏,有的破损,还有一部门流落民间。据上海陶艺研究中央主任陈磊先容说,这把梅桩壶很有可能就是在战乱中流落到民间被保留下来的。由于壶内有很深的茶渍,这说明壶是一直被使用的,并没有被珍藏起来束之高阁。后来可能一直在民间流落,直到中国申博成功后才被人们发现,它的历史价值才得以显现。“因为其它参展的紫砂壶都已流失,目前来说,这把梅桩壶也可以说是1915年参展巴拿马世博会上紫砂壶的孤品了。陈磊先容说。
 
   紫砂壶的今生奇遇
 
   在日前中国上海“世博会遗珍展”上这把1915年参展巴拿马世博会的梅桩壶天然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这也是至今为止发现的第一把参展巴拿马世博会的紫砂壶展品。据梅桩壶的珍藏者彭学伟先生先容,他也是在2007年夏天在浦东南汇古玩村无意偶然间发现的,当时并没有觉得这壶有什么特别,当看到壶身上刻有英文和1915年等字样,觉得这把紫砂壶有点来历就决定购入珍藏。
 
   在上海陶艺研究中央近间隔的接触到这把近百年的梅桩壶。壶身是传统的梅桩造型,在壶身和壶盖都有传统的梅花和树桩造型,古朴典雅。壶嘴是极具特色的三弯嘴造型,这也凸显了当时高超的制作技艺。壶身的一面刻有英文中华民国选送参展巴拿马万国展览会和1915年字样。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雨浸礼壶身依然完好无损,壶面光泽天然,通体呈黄褐色但并不失亮度。
 
   经由94年的飘零流落,这把梅桩壶能得以如斯完好的保留真的是很难得。紫砂壶年代越久远越难以保留,紫砂的原始材质使得紫砂壶易破损和壶体冲线。更何况在经历了民国的动荡年月和改朝换代的大变迁,这把紫砂壶能得到如斯完好的保留也可以算是奇迹了。
 
   在相隔94年后这把梅桩壶又再次回到的世博会的舞台上,彭先生说,“这把梅桩壶可以说是见证了中国参加世博会的历史和中国近代的苦难史。1915年它在巴拿马世博会中国馆内展出,也但愿2010年它同样能在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内再次展现。”
 
   世博壶的文化内涵
 
   在“中国历届世博遗珍展”上,展出的1915年梅桩壶和由上海陶艺研究中央研制的上海世博壶竟不期而遇。同样是为世博而特制的两把世博紫砂壶,却承载着不同的历史文化内涵。一把制于1915年的浊世,有种梅花历寒的感觉,一把制于2009年的盛世,展示了中国与世界的和谐,也展示了两个不同的时代。两把世博壶因世博而生,也因世博而遇。
 
   上海陶艺研究中央设计的世博壶选用宜兴黄龙山紫砂,世博会中国馆的小模型位于整把壶的最高点,也迎合了“东方之冠”的称谓。壶底足由三个海宝组成,壶把由中国5000年玉文化C龙为造型,壶嘴由3000年商周青铜文化凤鸟为造型。据陈磊先容说,之所以用龙和凤为造型,也是为了凸显中国5000年的历史文化及龙凤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还有龙凤呈祥的夸姣寄意。壶盖上镶嵌的中国版图,壶身上也刻有世界舆图。整个壶上不仅集聚了世界、中国、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和海宝,更在造型设计上体现了中国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形成了文化让城市夸姣,城市让糊口更夸姣。
 
   世博壶不仅造型上的设计凸显历史文化特色,在选用紫砂上也一样别具特点。据陈磊先容,世博壶以我国宜兴黄龙山所产的砂色为原料,即壶体为紫泥,壶身上世界舆图的雕刻为本山绿泥,壶盖上的中国版图为红泥。也可以说这把壶的用料是集所有砂色为一身。
 
   世博壶不仅用料讲究,在制作工艺上更是要求极高。陈磊说,这把世博壶是由宜兴资深紫砂工艺师惠祥云全手工精心制作。壶型的制作集聚了紫砂制壶的所有技艺,壶身为圆壶,而壶把和壶嘴的龙凤造型又可称之为花壶。壶身上的世界舆图,壶盖上的中国版图采用的嵌泥工艺,壶底的海宝则是使用了雕塑和贴饰技术。不管是从砂料、技艺和所承载的文化上来说这把世博壶都可以说是集紫砂壶之大成。
 
   梅桩壶和世博壶都同是紫砂壶,也都是为世博会而制作。相隔近百年却有着一样的历史使命,他们的不约而至,相信也能承载及印证世博会的灿烂历史和重要的意义。